【手球·使命】吴瑞亭:打造风清气正的裁判队伍

2022年9月28日 by 没有评论

吴瑞亭,北京市西城区少年儿童业余体校校长,中国手球协会竞赛裁判委员会主任,1985年就读北京体育学院(现北京体育大学)手球专业。他也是那时的高校手球劲旅北京体育学院队的主力。

“当时瑞亭打得不错,是他们年级身体素质最好的。”吴瑞亭的师兄、北体院84级的佟永清回忆道。

吴瑞亭是上世纪80年代北体院手球专业少数几位毕业后一直到现在还从事手球运动的学生。

吴瑞亭在北体院就已经开始接触裁判工作,1990年成为国家一级裁判,1994年成为国家级裁判。2010年开始担任中国手球协会裁委会副主任,2014年12月担任竞赛裁判委员会主任至今。

吴瑞亭说他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执裁经历是刚当裁判的时候,1991年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的裁判工作,每天和不同的老师搭档,每天能得到老师们的鼓励和指导,每天都收获着自信和成长。

后来吴瑞亭由裁判员的身份转换为管理者,他也很明确自己的职责所在,就是很好地协调裁判员队伍,服务于运动队,服务于这个项目。

吴瑞亭表示,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王涛主席上任后找他谈裁判管理工作。核心一点就是要求打造一支风清气正的裁判员队伍。

吴瑞亭为此推动建章立制,狠抓管理,陆续出台了《裁判管理办法》、《裁判注册办法》等规章制度。

同时加强针对技术代表、裁判员、教练员、运动员的培训,建立了每年年初裁判员下队讲规则的机制。

2016年开始建视频讲解库,以此完善裁判员学习机制。视频的制作工作他交给了李兆蒙来做,而后者做得相当出色。

吴瑞亭说,裁判员的进步一方面是机制的激励,另一方面一定是来自于他们自身的刻苦努力。比如国际级裁判李兆蒙没有打过手球,不是科班出身,王科之前英文是弱项,但是李兆蒙在做视频剪辑工作过程中通过大量解读视频中的执裁问题,很大程度上就弥补了缺乏打球专业感觉的这个弱项,而王科在英文学习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所谓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他们能逐渐成长为出色的国际级裁判,就印证了这点。

为了督促年轻裁判员成长,吴瑞亭甚至自己下载了游戏软件,“我不玩游戏,也不会玩。但是我知道上线后,能看到谁在线上在玩游戏。我们有个别年轻裁判员玩游戏没有节制,所以在赛区晚上睡觉前,我会上线看看,发现有裁判员在玩,就打电话提醒一下。”

为了推动国内手球运动的健康发展,用竞赛杠杆推动手球技战术的发展,竞赛裁判委员会近几年在竞赛规则上做了一些改动,2015年推出“升级处罚”,遏制进攻队员射门故意用球打守门员脸的问题。2018年全国小学生比赛改成三节,前两节要求必须人盯人防守并且必须五上五下,2020赛季开始推出“1.5分”(9米线以外射门,快攻反击,包括一传快攻和推进快攻,空中接力“快板”,都被计为1.5分);在青少年比赛中执行三节比赛前两节必须七上七下的赛制,在后备人才和业余体校比赛中,前两节必须有一名左手队员的特殊规定。

这些规则改动措施出台初期引起了一些争议,一些人认为国际手联出台的规则中没有这些规则,加入新规则会影响我们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适应规则的能力。但是这些新规施行后,极大地推动了国内各级队伍技战术能力的提升。而射门打脸的处罚规则实行了4年,有效地遏制了一些故意的行为,大家也确实很好地注意了这个问题,在2019年该规则被取消,但国际手联反而在2021年7月出台了更加严格的罚出场外2分钟的处罚,就是针对射门打脸的处罚新规。

因为疫情的原因,去年的第14届全运会在第8届至第13届全运会之后首次没有请外籍裁判员参与执法,这对于竞赛裁判委员会来说压力非常大。

吴瑞亭和竞赛裁判委员会的同仁积极想办法,多措并举,包括赛前加强培训,对每场比赛的合适人选通过讨论谨慎选派,他们还首次引进了针对争议判罚的VR回放技术,最终这届全运会的裁判工作圆满的完成了,而且争议判罚还少于以往有外籍裁判员的时候。吴瑞亭坦言,除了大家共同努力之外,VR回放技术的引进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吴瑞亭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宣武体校,带女子手球队。当时北京只有两个区的体校有手球队,另一个区是海淀区,有一支男队。1995年之后北京其他区体校才陆续组建手球队。2001年宣武体校也组建了男队。

宣武体校这些年为北京队和国家队培养张丽、赵颖、范洁、张骥等众多出色的队员。

吴瑞亭2002年被任命为宣武体校副校长,主抓训练工作,2011年担任西城体校(2010年宣武体校并入西城体校)校长。

针对北京西城区的手球运动发展,吴瑞亭现在着手推动五方面工作的开展,一、增强手球运动在校园的普及力度;二、拟在疫情缓解的情况下,举办西城区校园手球联赛;三、加强教练员培养,形成手球教练员良性人才梯队;四、通过成立西城区手球协会,加强手球运动的宣传推广力度,并增加西城区域内的各项手球赛事;五、由于政策的原因,区域内手球人才选拔培养面在收窄,所以还需要探索更好的人才选拔机制。

“担任主管领导后,虽说不能像以前那样全身心都铺在这个项目上,但毕竟我是从这个项目走出来的,所以还是尽可能做一些工作,希望手球项目发展得更好。”吴瑞亭说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